人工智能加速“未來已來”

2021年4月8日13:15:31 評論 106

人工智能既是國家戰略科技力量強化的重要前沿領域,又是能與各產業深度融合,推動先進制造業集群發展的戰略性新興產業增長引擎。分析人工智能發展現狀趨勢,探討其與經濟社會融合發展的階段特征與挑戰情況,是事關我國能否抓住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機遇的戰略問題。

新一代人工智能是科技革命核心驅動

在數字化、網絡化大發展背景下,新一代人工智能快速發展,成為科技革命的核心驅動。新一代人工智能以基于訓練的自主學習為核心,能夠實現機器的自學習、自組織、自適應、自行動,進而全面提升生產效率,成為未來經濟社會的重要基礎。算法、數據和算力三方面科技創新為其發展奠定基礎。

一是深度學習算法。通過對數據的內在規律和深層次學習,它使機器能夠在特定領域獲取與人近似的學習與活動能力。以圖像分類領域為例,通過學習,算法分類的精度已經能夠達95%以上,與人的分辨能力近似。

二是數據資源的爆發式增長。數據資源所受重視不斷提升,通過積累形成龐大的資源基礎,為人工智能發展提供充分“養料”。

三是以各類專用芯片和云計算技術為代表的軟硬件發展。這滿足了深度學習的巨大計算需求,同時降低了人工智能應用門檻,使得人工智能的發展和應用進入快車道。新一代人工智能對世界經濟發展、社會進步、政治格局的深遠影響已經被廣泛認知,各國紛紛布局。全球20多個經濟體高度重視其在經濟社會各領域的應用,人工智能正成為未來全球發展的重要引擎。

融合發展引領經濟社會智能化升級

在科技革命的同時,新一代人工智能與各行業領域融合發展,正引領經濟與社會的全面智能化升級。從新技術應用到新產品開發再到產業新模式新業態發展,人工智能與實體經濟各產業領域融合發展程度不斷提升,加速了經濟智能化時代的到來。

人工智能與實體經濟的融合初級階段是在原有的價值鏈、產業鏈環節活動中采用新技術,形成整體產業活動的效率提升。如在制造業領域,質量檢測、產品研發、售后運維、市場預測等環節逐步應用人工智能技術,實現生產和新產品開發的效率提升。

在農業領域,農機設備與智能技術結合,形成智能化農機設備,實現智能環境控制和活動輔助。進一步,人工智能技術在產業細分領域融合形成獨特產品或服務模式,提升產業發展水平。

如在醫療領域中,人工智能的醫學影像識別產品快速發展,部分檢測準確率達到甚至超過人類水平。以人工智能進行藥物研發,使得藥物研發周期大幅度縮短,療效更能得到保障。在教育領域中,智能輔導產品使學生和家長所能獲取的教育服務進一步個性化,教育效果提升。

人工智能與產業的深度融合將產生以智能和無人為特征的新模式新業態。如在交通領域,人工智能在自動駕駛和交通管理領域共同應用發展,形成全智能車路協同的交通模式。又如在商貿物流領域,通過工廠、倉儲、車輛和商場的共同改造,形成無人物流倉儲和銷售系統,提升物流、商業服務效率和質量。

人工智能與實體經濟的融合發展更會對社會發展產生重要影響。人工智能促進新型基礎設施發展,提升群眾生活質量。以邊緣計算、數據中心和新型通信網絡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基礎設施使得大眾能夠更為有效地使用和獲取信息技術產品服務。傳統基礎設施的智能化改造如電網、水利、燃氣系統的升級則使民眾享受更為智能的公共服務。

人工智能也將推動社會治理智能化。在司法管理、城市管理、環境保護、行政管理等社會治理領域,區域管理者對人工智能的應用能夠實現科學決策、精細管理和快速響應,大大提升民眾生活質量。

面對疫情,人工智能在測溫、影像識別、機器人服務、在線辦公等領域充分發揮作用,體現其對社會治理的積極影響。人工智能還將提升社會保障水平,降低民眾生活風險。人工智能將在危險工作中發揮更大作用,降低腦力工作強度,也將緩解人口老齡化帶來的勞動力壓力。

未來加速到來面臨深層次挑戰

人工智能與實體經濟和社會的融合發展使未來的智能生活觸手可及,但要真正實現經濟和社會的智能化發展,仍面臨諸多深層次挑戰。當前,人工智能在各行業領域的應用逐漸進入專業化的深度融合階段,面臨技術專業化、發展生態化和監管規范化的挑戰。

第一,人工智能技術需要在各個垂直領域進一步專業化發展。在制造、金融、交通等垂直領域,現有的泛用性人工智能技術已經明顯無法滿足產業發展需要。企業需要綜合專業知識與算法開發能力,進一步面向垂直領域進行科技創新。

第二,融合發展的順利進行需進一步建立垂直領域內企業的協同生態。企業對人工智能的專業化應用要求其具備平臺構建和優化能力,上下游合作能力,需求預判能力和一站式的服務能力,進而推進人工智能應用落地并最終改變產業運行模式。

第三,由于人工智能發展中面臨一定安全風險,亟須建立規范化的監管機制。只有規范化監管,避免重大安全風險,人工智能與經濟的進一步融合發展才有可能順利推進。

人工智能的發展也需面對結構性失業、發展不均衡和道德倫理規范等社會問題挑戰。人工智能發展需解決產業變革引發的結構性失業問題。人工智能發展應避免“數字鴻溝”進一步拉大。

人工智能面臨眾多技術和社會倫理問題。在人工智能數據應用方面對個人隱私的侵害同樣引起眾多討論。這些技術和社會倫理問題的治理需要加快形成規范并落地實施。

以體制機制創新推動加快發展

對于我國而言,人工智能與實體經濟融合帶來的發展加速正是實現技術和產業變革,進而加速完成社會主義現代化的重要發展機遇。我國需要構建政府引導下以市場為主體的人工智能產業協同發展體系,充分促進人工智能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

這需要我國以體制機制創新夯實融合基礎,探索融合路徑,營造產業融合環境。在融合基礎方面,需要突破產業基礎、數據共享和人才培養的瓶頸。

我國需要鼓勵加強核心技術突破研究,激發創新活力,促進創新中的開放合作,補足產業發展短板。針對垂直專業化的發展需要建立數據開放共享機制和應用生態開發機制。完善適應融合發展的人工智能人才培養體系。

在融合路徑方面,通過應用示范和行業標準建設不斷探索融合最優路徑。通過建立人工智能創新應用先導區,開發深度融合創新項目,建立健全行業標準體系加速產業融合發展。在產業融合環境方面,針對潛在挑戰問題,采取多項措施營造健全健康發展環境。

具體包括以領軍企業為核心建立信息化公共資源服務,建立多方共贏的投資模式,加強行業內企業合作以提升行業標準認可度,建立安全保障機制,充分考慮應用產業融合發展趨勢本身解決“數字鴻溝”問題,探索制定人工智能對經濟社會影響的倫理法規等。

DBA報名學習入口